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李翰祥的风月版《画皮》,惠英红实力助阵,上映后掀起一股轮回热


发布日期:2022-06-07 12:16    点击次数:126


1960年,李翰祥导演根据《聊斋志异》里“小倩”一章的故事,拍摄了电影《倩女幽魂》,并凭借该片获得了“第13届戛纳国际电影节·金棕榈奖”的提名。

《倩女幽魂》大获成功之后,华语影坛之上,掀起了一股“聊斋热”。各式各样的“聊斋故事”,也开始被搬上电影银幕。

然而,彼时的聊斋电影,大多都受到李翰祥版《倩女幽魂》的影响,弱化了志怪故事的恐怖氛围,将“才子佳人”的古典浪漫爱情,作为电影表达的第一主题。

可是在1966年,港片导演鲍方却打破了李式聊斋电影“重爱情、轻恐怖”的结构,尝试以“恐怖、惊悚”的手法,表现志怪故事,并拍摄了经典的恐怖聊斋电影《画皮》。

鲍方导演的《画皮》上映后,在亚洲电影市场之上,取得了相当不错的成绩。该片之后,风格恐怖的聊斋作品,也开始成为华语电影市场上的主流。

鲍方导演的《画皮》大受好评之后,李翰祥导演也对“聊斋”里“画皮”这一章的故事,产生了好奇。

李导想以自己的风格,对“画皮”的故事,进行电影化的表达。可是,《聊斋志异》里“画皮”这一章节,恐怖氛围太过浓重,与李导的古典浪漫主义电影特色,不太匹配。

经过了多年酝酿,李翰祥导演终于在1979年对“画皮”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编,拍摄了一个风格另类的“画皮故事”——《花氏鬼仇》。本期我们就来聊聊,这部由李翰祥导演,岳华、惠英红、胡锦等人出演的《花氏鬼仇》。

在这部《花氏鬼仇》里,李翰祥导演采用了一个戏中戏的表现手法,对故事进行讲述。

电影一开始,一个清朝装扮的白胡子老翁(岳华饰演),挑着一盏灯笼,给围坐的众人讲故事。

人群中的一名壮汉表示,天黑了,老翁能不能讲一些刺激点的故事。

老翁表示,刺激的故事倒是有,不过得先让围坐的孩子们回家。壮汉明白,这些故事应该是“少儿不宜”,所以就将围坐的孩子们赶回了家。

孩子们离开后,老翁正式开讲。

这个故事发生在唐·神龙元年,那一年,武则天刚被自己的第三个儿子赶下皇位。

在大唐西南边陲的花石岗下,有一个花家沟,这花家沟里有一座“花家驿”。这驿站有花氏三姐妹共同经营。这一日,金吾卫的王将军(岳华饰演),带领部下来到了花家驿休息。

在驿站休息时,花式姐妹举止招摇、言辞轻佻,频频向士兵们示好。

王将军认为,这三名女子是在刻意引诱士兵们,这里搞不好是家黑店,于是他告诫士兵们,夜里要加强戒备。

当夜,王将军看到,花氏三姐妹戳破手指,将自己的鲜血滴在一个泥盆里,之后默念口诀,不多时,泥盆里长出了不少韭菜。

花氏姐妹将韭菜切碎,伴上面粉,做成了烧饼。

王将军认为,这些烧饼十分古怪,他打算天亮之后,提醒士兵们,不要吃这些烧饼。

然而,当夜,两名士兵经不住花氏姐妹的言语挑逗,想要一亲芳泽。花氏姐妹喂这两名士兵,吃下了烧饼。

结果不多时,吃下烧饼的士兵,便变成了黄牛。

次日清晨,王将军点卯时,发现少了两个人。而此时,花式三姐妹中的大姐(胡锦饰演),也牵着两头牛,前往集市售卖。

王将军猜想,士兵的失踪,一定和花氏姐妹有关。

在客栈里,花氏姐妹将烧饼拿给众人食用。王将军为了弄清真相,假意迎合,让三名士兵吃下烧饼。

结果夜里,花氏姐妹对吃下烧饼的三名士兵,百般诱惑。不多时,这三名士兵便变成了三头牛。王将军在窗外目睹了一切,知晓这三名女子会妖法,只要“吃下烧饼、心生淫欲”,就会变成黄牛。

次日,花家大姐再度将黄牛,牵到集市上售卖。集市上的一名老者,劝告花家大姐,莫做太多伤天害理之事,小心年年打雁,反遭雁啄眼。

花家大姐并没有理会老者,谁承想,老者一语成谶。

花家大姐返回客栈,吃饭时,她再度为士兵们提供了烧饼。王将军对花家大姐的厨艺赞不绝口。花家三姐妹也表示,花家的烧饼,是花家沟一绝。

可是,王将军却表示,自己在一个小摊贩那里,卖到了一筐烧饼,味道绝佳,不输花家姐妹的手艺。花家三姐妹不信,王将军便将买来的烧饼,赠与三姐妹品尝。

三姐妹尝过之后,都表示味道一般。然而,三姐妹不知道的是,王将军将烧饼掉了包,这些烧饼,就是花家姐妹自己做的。

吃下了自己做的烧饼之后,三姐妹在士兵们的引诱之下“生了淫念”,变成了黄牛。

讲到此处,老翁抽了两口烟。围座的众人好奇,故事就这么结束了吗?

老翁表示,还没有,因果报应、天理循环,又过了1000多年,这花氏大姐经过修炼,变成了“白骨尸妖”。而这王将军,也历经几世轮回,变成了王秀才。

在清·乾隆癸未年,也就是写《红楼梦》那个曹雪芹,去世的那一年。修炼成精的花家大姐,来找王秀才寻仇。

这一夜,王秀才在街头看到了一名赶路的女子“花娘”,于是心生邪念,规劝花娘到自己家中休息。

交谈中,王秀才得知,花娘原是一个大户人家的小妾,因为与府内的正室不和,被赶了出来,无家可归。

王秀才想将花娘留在身边,可是他害怕妻子“陈氏”(焦娇饰演)不同意,于是来了一个金屋藏娇,将花娘留在了自家的别院。

这一日,王秀才谎称到别院读书,告别妻子,来找花娘幽会。路上,王秀才遇到一位长须道长,道长看王秀才印堂发黑,惹了桃花煞,便劝告他,不可对陌生女子,妄生邪念。

王秀才并不理会道长,只想着去别院,找花娘寻欢。谁承想,他刚来到别院,便在窗外看到一副骷髅,于屋内画皮描骨,当场吓得魂不附体。

王秀才匆忙离开别院,来找道长。道长将自己的拂尘,送给了王秀才,并表示只要夜里将拂尘挂在门前,妖魔鬼怪自会退散。

王秀才与弟弟,同住在一所宅院之内。弟妹刚生下来一个儿子,王秀才担心花娘的事情,会连累弟弟一家三口,便将事情缘由,告知了弟弟(田海锋饰演)、弟妹(惠英红饰演),并劝他们出去躲一躲。

弟弟表示,这阵子城内来了一位胖道士,这胖道士背上背着一个葫芦,虽然不知道葫芦里买的什么药,但听说捉鬼驱邪很有一套。

弟弟请来了胖道士,对付花娘。这胖道士确实有一套,可惜修为不够,不是花娘的对手。

花娘赶走了胖道士,摔毁了长须老道的拂尘,还掏了王秀才的心。

王秀才遇害后,花娘并没有离去,她变成了一个老太太,挟持了王秀才那个刚出生的侄子,打算将王家的后人,全部干掉。

弟弟、弟妹为了保住儿子的性命,前去找长须道长求救。

长须道长来到王府,花娘将自己的前世仇怨,告诉了道长,并奉劝他,不要多管闲事。

然而,让花娘没想到的是,这长须老道,就此当年在集市,劝诫花家大姐不要作恶的老者。

老道表示,花家大姐作恶多端,命中该有一劫,自己要替天行道,将其收服。

花娘显出真身,与其展开打斗。一番缠斗之后,花娘被道士收服。

此时,老翁再度抽了一口烟。围观的众人,焦急地询问:后来呢?

老翁表示,花娘被收服之后,陈氏恳求道长,救一救王秀才。道长表示,自己法力有限,不能让人起死回生,想要救王秀才,唯有去找自己师兄癫道人。

陈氏历尽千辛万苦,找到了癫道人,并寻得妙法,救活了王秀才。自此之后,王秀才便对陈氏一心一意,再没有对其他女人动过邪念。这便是“家有贤妻,男儿不遭横事”。

正在此时,一个老太太步履蹒跚,来唤老翁回家,这个老太太正是老翁的妻子。

临走时,几个年轻人追问老翁,这世界上真的有“鬼怪”吗?老翁告诉年轻人,“妖魔鬼怪”皆在心中。

老翁和老太太离开后,几名路人好奇,这老翁是何许人也。一旁的壮汉表示,这老翁是村里的王秀才,那个老太太,就是他的妻子陈氏。

这部《花氏鬼仇》的故事,也在此时戛然而止。

阅历丰富的观众,应该都看出来了,这部《花氏鬼仇》前半段,其实是唐传奇《河东记》里“板桥三娘子”的故事,后半段才是《聊斋志异》里的“画皮”。

李导通过一个轮回转世的手法,将两个志怪故事合二为一,并通过“戏中戏”的表现形式,弱化了故事原本的恐怖氛围,还对“欲望”、“家庭”这两个主题,进行了探讨。

电影一开始,李导通过“花家三姐妹”的故事,点出了“欲望”这一主题,其实那些士兵们吃了烧饼之后,只要不动“邪欲”,也不会变成黄牛。

可偏偏很多时候,人控制不了自己心中的欲望,多少灾祸,都是因为自己管不住自己造成的。

到了第二个故事时,李导通过王氏两兄弟的对比,对“家庭”这一主题,进行了深刻的反思。

王秀才因为心生邪欲,将花娘带回了家,结果招惹了一连串的灾祸,最终还被“恶鬼掏心”。不过好在,王秀才有个好妻子,在陈氏的努力之下,王秀才起死回生。

而王弟与妻子恩爱和睦,在夫妻二人的携手努力之下,他们的孩子平安获救,而花娘也被成功收复。

这正如老翁所说的那样,“家有贤妻,男儿不遭横事”,“夫妻和睦,邪祟敬而远之”。

70年代的李翰祥导演,一直沉迷于风月片作品的拍摄,在这部《花氏鬼仇》里,李导也将不少风月元素,融入到了电影镜头之中,使其成为了一部风月版《画皮》。

1979年,这部《花氏鬼仇》在港片市场上映。彼时的港片市场上,功夫喜剧才是驰骋票房的硬通货。这部《花氏鬼仇》虽然蕴含了大量的风月商业元素,但最终只拿下了130多万的票房成绩。

票房表示虽然不算出彩,但《花氏鬼仇》里,“因果轮回”的故事创意,却启发了当时的大批电影人,并在港片市场之上,掀起了一股“轮回热”。

《花氏鬼仇》之后,杨权导演利用“因果轮回”的设计,拍摄了恐怖片《魔界》。胡金铨导演也利用这一设计,拍摄了奇幻电影《大轮回》。而黎大炜导演,也借助“轮回结构”,创作了恐怖片《猛鬼出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