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美国对中国进口商品征收高关税,自己先撑不下去了


发布日期:2022-05-13 11:05    点击次数:197


执笔 / 胡一刀 & 小虎刀

美国对中国进口商品征收的高关税,撑不下去了?

最近一段时间,很多人或许都听过 " 美方可能对中国进口商品部分取消征收高关税 " 的消息。从美国贸易谈判代表戴琪,到负责经济贸易事务的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副助理辛格,再到财政部长耶伦,都说过这个话。

但都是," 干打雷、不下雨 "。

不过,这一次不同,因为说这话的是美国总统拜登。

美国 CNBC 报道说,拜登 10 日做出这个表态,目的是帮助控制美国不断上涨的物价。

的确,由于通货膨胀的水平持续在高位,很多美国普通老百姓对此都有怨言。而眼看着今年 11 月又要中期选举了,这个问题如果再拖下去,有可能直接影响到民主党的选情。

拿关税这把 " 双刃剑 " 打压中国,美国先撑不住了。

那么,如果拜登真的取消对中国进口商品征收的部分关税,对中美有什么影响?

01

拜登是在华盛顿向全国发表讲话时谈到这个议题的。他说,白宫正在审视前总统特朗普执政期间实施的 " 惩罚措施 ",这些措施提高了从尿布到服装和家具的所有商品的价格,他还说," 白宫有可能选择完全取消上述措施 "。

现在,从这句话来看,拜登把美国国内物价上涨的主要矛盾归因于特朗普政府。

拜登说:" 我们正在考虑什么会产生最积极的影响。" 而对于是否要取消关税,仍在讨论中。

美国媒体的说法是,特朗普政府在与北京进行针锋相对的贸易博弈时,对中国商品实施了大量惩罚性关税,目的是支持制造业回到美国以及美国制造的商品。

但是,这个目标从现在看完成的并不好。

当然,即便是拜登政府取消了特朗普时期对华加征关税,那么会在多大程度上冷却目前 " 高热的通胀 ",这是美国一些经济学家争论的一个问题。

有不少人表示,对于急于动用一切可用杠杆来降低物价成本的拜登政府来说,降低或完全取消对华关税是为数不多的选择之一。

实际上,现在美国居高不下的通胀水平,拜登也是不得不承认的。

他说,新冠疫情的持续肆虐和俄乌冲突的双重作用,导致美国的物价在以上世纪 80 年代初以来最快的速度上涨。疫情令全球经济陷入停滞甚至倒退,使供应链和需求都完全失控。

另一方面,华盛顿认为,俄罗斯出兵乌克兰,导致了石油价格的上涨,令美国人的生活成本直接上升。

目前如何降低通胀,拜登政府并没有给出明确有效的措施。但是老百姓不能等,在舆论面前美国政治精英要展示他们 " 已经非常努力 ",所以取消对中国进口商品征收的部分关税,可以让美国人知道,拜登政府正非常认真地对待通货膨胀问题。

当被媒体记者问及是否会真的降低或取消关税时,拜登说:" 我没有这么说 …… 我们正在讨论,还没有做出任何决定。"

白宫新闻秘书普萨基 10 日证实,拜登正在评估是否放宽对中国的额外制裁,并表示她预计政府将在未来几周内有更多话要说。她在白宫新闻发布会上表示," 他正在权衡新的方案,这是一个持续的过程,还有许多问题要解决。"

11 日,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针对拜登政府的这一最新动态发表了评论。

赵立坚称,中美经贸合作的本质是互利共赢,贸易战、关税战没有赢家,美方单边加征关税不利于中国,不利于美国,也不利于世界。

他引用中国驻美国大使秦刚最近在接受 " 福布斯 " 采访时提到的一组数据:

贸易战到目前为止并没有减少美国的贸易逆差,相反贸易战让美国公司和美国消费者增加了开支,自关税生效以来,已经使美国公司损失超过 1.7 万亿美元,每年还使美国家庭开支增加 1300 美元。

赵立坚还说,此外,在贸易战启动以来的前三年,即 2018 年、2019 年和 2020 年这三年里,美国每年对中国的出口都低于贸易战前,即 2017 年的水平。这期间美国丢失了多少工作岗位,超过 24 万个,所以这些数字可以充分的说明贸易战对谁都没有好处。

所以,美国政府是时候,重新考虑并尽早取消这些加征的关税了。

02

实际上,随着通货膨胀恶化,美国商界一直在向拜登政府施压,要求其放宽关税,这样有助于缓解进口商面临的部分通胀压力。

拜登 10 日在有关关税问题的演讲中,将通胀称为 " 美国家庭面临的头号挑战 "。拜登还说," 我非常重视通货膨胀,这是我在国内的首要任务。"

上周,白宫曾就有关对抗通胀的计划发表声明称,透露了拜登政府应对 " 头号挑战 " 的组合拳。

首要经济优先事项是,通过降低工薪家庭的消费成本和降低联邦赤字来对抗通货膨胀。而降低消费品成本的最佳方法之一是加强美国的制造业,增强供应链活性。为此政府已经在建设制造业设施和创造就业机会上进行了超过 2000 亿美元的投资。

而降低关税是最直接的办法之一。

拜登这时候大谈对通胀的重视,并称 " 抑制通胀是首要任务 ",主要原因是通胀数据于当地时间 11 日发布。也是当天美股开盘前,美国 4 月 CPI 数据要公布。

根据美国 CNBC 的报道,白宫方面还建议北京方面也对等取消部分对美关税。与此同时,共和党方面也开始呼吁降低对华关税,这一点是此前一段时间比较少见的。

CNBC 的文章称,特朗普政府当初对中国商品加征惩罚性关税,是希望藉此缩小美国对华贸易逆差。后来,美国事实上已经对几乎所有来自中国的进口产品加征了惩罚性关税,涉及产品价值超过 5000 亿美元。而中国也出台反制措施,对美国产品大面积加征关税。

加征的关税最终还是被外贸商转嫁到消费者头上,使得许多中国产品对美国消费者来说变得更加昂贵。

而在 11 月将举行中期选举的背景下,由于通胀和物价高涨直接影响到大量选民的生活,所以他们很多人会用选票来表达自己的态度。这才是拜登政府和民主党面临的 " 真正最大挑战 "。

路易斯安那州新奥尔良市的护士布兰登 · 莱格尼恩说," 我有很多朋友现在都在挣扎," " 有些朋友连去工作地点的汽油费都付不起。 我认为他们中的很多人会渴望投票,并表达对国家现在的运行方式的不满。"

中期选举不仅标志着 2020 年和 2024 年美国总统选举之间的中间点,而且将确定美国的政治方向,决定民主党还是共和党将控制州议会以及拜登是否会有一个可以合作的国会,来帮助落实他的议程。

从历史上看,在任总统所在的政党,在中期选举中往往表现不佳。

一些美国学者认为,现在的问题已经不是民主党人是否会在中期选举中失去席位,而是他们失去的席位会有多少。一些民主党选民,似乎也已经接受了这将是一个艰难的选举周期的预期。

有民主党选民称,美国接下来将大幅右倾。由于新冠疫情、经济运行以及与种族正义有关的一切,情况感觉很不稳定,所以共和党可能会赢得中期选举。这是一个可以预见的永无休止的循环,就像一个钟摆,在极左 / 温和左翼与极右之间摇摆。

民调数据同样预示着民主党的灾难。

美国一家媒体 4 月底进行的调查发现,47% 的受访者表示他们更有可能在自己的选区投票给共和党,而 44% 的人表示他们更有可能投票给民主党。

这是八年来,该媒体栏目调查首次呈现出共和党将获得优势。

加州共和党联邦众议员朴银珠(Michelle Steel)说," 在拜登总统的领导下,美国人面临着通货膨胀飞涨、荒唐的汽油价格、高税收和完全失控的南部边境 "。她将在 11 月中期选举竞选连任。

朴银珠预计,她所在的共和党将在今年的中期选举中大胜。因为一个重要指标是,独立选民——一个重要的摇摆群体——支持共和党的比例为 45%,支持民主党的比例为 38%。

另外,民主党人还担心拜登的支持率一直在低位挣扎,这个支持率目前仅为 41%,与前总统特朗普在他任期的这个时候的支持率相当,低于当代其余所有总统。

一位美国学者称,在美国国内,拜登一直不被认为是一个非常好的领导人,如果他的支持率下降到 40% 以下,很难想象民主党如何能够保持他们在国会的多数。

" 美国人每次去超市或加油站时所感受到的通胀痛苦,这真的让民主党成为了靶子。" 毕竟,大多数美国人说通货膨胀是他们最关心的问题。美国劳工部 4 月份报告,消费者价格指数蹿升了 8.5%,为 1981 年以来的最大涨幅。

《华尔街日报》不久前的一篇文章称,通胀已成为拜登政府和民主党人的一个政治包袱。

文章引述知情人透露,拜登政府内部的矛盾一直存在,赞成放宽对华关税的阵营中有耶伦和商务部长雷蒙多。她们多次建议,免掉一部分特朗普政府时期对中国产品加征的进口关税。

而另一个阵营,是贸易代表戴琪 ( Katherine Tai ) 和其他一些人,他们不愿意放弃对华关税的筹码," 意图继续努力重塑中国的经济行为 "。

拜登在这个问题上一直犹豫不决,但最近重新审视了这个问题,因为白宫希望降低 40 年来的最高通胀率。

03

有美国问题专家对 " 补壹刀 " 称,取消关税,这其实是华盛顿早就该做的事情,美国非要不见棺材不掉泪,拖到国内通胀居高不下了才出来轮番放风。换句话说,如果去年拜登政府上任之初就取消关税,如今国内通胀不会这么严重。

因为白宫在关税议题上瞻前顾后,以至于很大程度上错过了以取消关税来迅速扭转美国国内经济低迷和通胀延续的最佳时机。而现在,从美方发出要取消关税的信号,到真正落实取消关税,再到取消关税的政策效果传导到美国民众终端,让民众切实感受到关税取消带来的物价平抑,这当中还有一个时间差。

专家估计,就算拜登政府在未来几周迅速推进关税取消流程,政策发挥效果传导到民众层面中间估计还有半年的时间,有可能会拖到中期选举之后,拜登政府借此来提振支持率的想法很大可能会落空。

其实如果纯粹从经济角度看,对华关税早就应该全面取消。之所以拖到现在,正是因为华盛顿对关税有经济之外的考虑,也就是说拜登团队在处理关税的问题上国际政治角度的考虑压倒了纯粹经济的考虑。

专家称,美国政治现在就像一个沼泽,拜登团队现在有可能是在放风试温,从耶伦到戴琦,再到拜登亲自出面透露取消关税的可能性,拜登团队想看看美国舆论和政治方面的反应如何。如果国会反弹激烈,那么不排除继续延后取消关税的可能性。

中国商务部研究院原院长霍建国对 " 补壹刀 " 分析称,现在美国对华关税加征清单里还有不少日用消费品。考虑到美国经济现在承受着一定压力,降低关税对保证美国国内消费品供应有好处。

霍建国认为,美方单边加征关税并未解决美国贸易逆差问题,这说明要想解决问题还是需要回到双边贸易的正常轨道上去。事实上美国单方面对华加征关税并不符合世贸组织规则,美方不按照多边主义的程序走,完全按照美国自己的程序在走,美国的程序就是典型的保护主义。

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