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历史上疫情导致社会撕裂,但最终都走向重新弥合


发布日期:2022-05-16 11:03    点击次数:98


著述颇丰的于赓哲可能没想到,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两年多来,出了两本书,恰好都与疾病有关。去年他出版了《疾病如何改变我们的历史》,最近又再版了《从疾病到人心:中古医疗社会史再探》,从疾病对中国历史的影响,拓展到更加复杂幽微的“人心”变化层面,某种程度上,也与当前社会对疾病的认识加深相契合。

作为陕西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的教授,于赓哲很多年前就开始研究古代医疗社会史。但史料上,两千多年来瘟疫暴发后“十室九空”的记录是程式化的,读起来难免有点隔阂。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尤其是去年西安疫情期间被禁足30多天,令他变成“亲历者”,见证了世间百态,人心千变。

于赓哲说,纵观古今中外的历史,大瘟疫发生后不同观点都会涌现出来,相互冲撞的过程中带来社会撕裂,但最后经过多方努力和博弈,都重新走向弥合。“人的观念会变,但人心亘古不变,现在发生的很多事情能够用来反推古代,古代历史也能用来映照现在,这大概就是医疗社会史研究的意义。”

历史上,南方作为相对于“中原”的边缘地区,曾长期被“污名化”为令人恐惧的“瘴气之地”

中医治本,西医治标?

所谓研究疾病中的“人心”,是指剖析史料中主观意识表达之外的无意识心态。于赓哲认为,从来没有一门自然学科像医学这样与普罗大众的生活息息相关,也从来没有一门自然学科像医学这样受人的主观因素影响,尤其在只有经验医学、实践医学的古代。在《从疾病到人心》中,他主要从疾病对思维模式的影响等角度,探讨对“人心”的影响,比如士大夫价值观变化、主流文化圈拓展、政治力量介入后在医疗领域内引发的种种变化,试图将传统医学从“科学还是迷信”的争论窠臼中拉出来,尽可能还原中国古代医学的本来面貌。

一说到“科学”,马上就让人想起持续至今的中西医之争。于赓哲提醒,“中医”或“国医”这样的说法出现在清末,是“西医”一词出现后才有的对应概念。他更愿意把欧洲近代医学传入之前的中国古代传统医学称为“古典医学”,认为当古典医学被叫作“中医”或“国医”的时候,实际上已经受到西医潜移默化的影响。

“中医治本,西医治标”“西医擅长治急病,中医擅长治慢性病”是民众根深蒂固的社会观念,中西医也被简单区别为“标”与“本”、“慢”与“急”。于赓哲说,这些刻板观念和认识差异,都是在西医“压迫”下产生的。其实早在元代至元三年(1266),古人就在医学典籍中记载了“标”和“本”的不同,以《本草纲目》为代表的很多医书上,也专门列有“急方”和“缓方”。但这些都是古典医学的治疗手段之一,没有附加额外的意义。

有意对中西医做“标”与“本”、“慢”与“急”的划分,是清末西医传入中国后才有的现象。尤其是外科手术和化学药物的立竿见影,使得古典医学的疗效速度相形见绌,中医学界开始回避疗效缓急问题,转而强调中医在慢性病方面的疗效,最后基本退出了“急效”这块阵地。

在于赓哲看来,以西医为视角重新包装、阐释古典医学,就会让其本来面貌被扭曲。

疾病“污名”与文化融合

从历史上的黑死病、天花、大流感,一直到最近的新冠肺炎病毒,很多传染病在起源地研究和命名上,都有明显的“污名化”现象。这在中古时期的中国同样存在,当时北方主流文化圈对南方风土的描述中经常提及的“瘴气”,就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被“污名化”,甚至还上升到“瘴乡”这样的地域歧视。于赓哲说,疾病“污名化”背后,是当时中原对边缘地区和少数族群的傲慢与偏见。

所谓“瘴气”,是指当时南方潮湿、暑热环境下特有的疾病,主要是疟疾。历史上,南方底层族群长期被“污名化”,并因缺乏话语权而成为史料中“沉默的大多数”,汉文史籍中有关瘴气的早期记载,全部来自有南方经历的北方人的描述。

最为著名的一个记载,是东汉名将马援南征交趾,班师时“军吏经瘴疫死者十四五”。将士们的悲惨遭遇影响深远,北方主流文化圈对南方形成先入为主的恐惧观念。在唐代,被贬谪的文人的诗歌中也大量出现关于瘴气的描述,同时伴随着漂泊异乡、担忧失去生命的恐惧。于赓哲说,总之,在“天地人混合为一”思想的作用下,中古时期北方对南方逐渐形成了主流与非主流、文明与野蛮的“心理边疆”意识。此后,很多古人都把南方未“开化”地区视为“瘴乡”,这样的称呼甚至扩及北方的蒙古地区。至此,“瘴”就超越了疾病范畴,成为一种纯粹的文化歧视符号。

同样,瘴气的“去污名化”是随着民族融合、文化交流等因素出现而发生的。以岭南地区为例,唐玄宗时期开辟了大庾岭道路,中原与岭南的交通得到根本性改善。安史之乱爆发后,大量北方民众由此南迁,随着南方地区逐步融入主流文化圈,此后历史记载中对瘴气的偏见也渐渐消退了。

于赓哲说,中古是中国经济重心由北方向南方转移的时期,也是“中国”这一概念不断扩大、主流文化圈不断拓展的时期,这时主流文化圈与南方非主流文化圈之间存在激烈的碰撞、融合。从疾病与“人心”变化的角度看“唐宋变革”,就有了一个由小见大的窗口——“一个个‘污名’产生、变化及至消失转移的过程,不就是主流文化圈前进的脚印?”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彭晓玲

关键字

瘟疫医疗疾病中医

相关阅读 相比战争,疾病对人类历史的影响更长久

于赓哲提出,“疾病比很多因素更能长远影响人类历史”,因为疾病自古以来就跟人类相伴相随,在人类文化塑造上起到极大作用。

经济人的人文素养阅读 6小时前 北京:本轮疫情高龄或合并多种基础疾病患者较多

05-08 14:34 本轮疫情高龄或合并多种基础疾病患者较多 北京四举措加强医疗救治

05-07 20:21 国家卫健委:从5个方面来推动减少重症和死亡的发生

是要强调疫苗接种,特别是要加强老年人的疫苗接种,同时在工作当中也要加快推进治疗药物的研发。

04-28 15:37 上海:综合施策开展重症患者救治 尽最大努力降低病亡率

04-25 15:56 一财最热

广告联系订阅中心法律声明关于我们上海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国家网信办举报中心上海互联网举报中心友情链接沪ICP备14015572号-2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80001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沪备2014002沪公安网备31010602000015号版权所有 上海第一财经传媒有限公司意见反馈邮箱:yonghu@yicai.com 客服热线:400-6060101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6060101转6技术支持 上海第一财经技术中心技术合作:直播合作:百视通

第一财经APP

第一财经日报微博

第一财经微信服务号

第一财经微信订阅号

第一财经VIP APP

点击关闭